中国书法文化史上的“另一半”

博狗

2018-11-08

  《中国古代女性书法文化史》▓,常春▓、杨勇等著▓▓,上海书画出版社2018年8月第一版▓,元  近三十年以来▓▓,我国的书法事业蓬勃发展▓。 其最为突出的表现▓▓,一是书法创作队伍不断扩大,从群众基础到展览规模▓、入选入展人数都是其他艺术门类所无法比拟的▓;二是书法教育与研究队伍的建立▓▓▓,使得书法艺术成为真正的一门“学问”。 在新的学科分类中,“书法学”是“艺术学”下的二级学科▓。 “书法学”领域不断涌现出新的研究成果,正在为这个“新”专业添砖加瓦▓。

常春女兄与杨勇兄等所著的《中国古代女性书法文化史》▓,就是这个背景下的重要著作▓▓。   作为“另一半”的女性的书法,在我国古代典籍中的记录可谓鲜矣▓▓▓。

清代厉樊榭所著《玉台书史》,是我国历史上第一部系统辑录女性书家的著作,虽时代跨越上古到清代数千年之久,范围包括宫廷▓、闺秀▓、姬侍▓▓、名妓▓▓、释道等各个社会阶层的女性,但收录的女性书家也不过二百一十三人▓,其载录虽详有出处▓,但文字多是寥寥▓,亦多有附会▓▓,而其中名媛书家竟有一百零四人▓,占整部书的一半。

从这个意义上讲▓,对古代女性书法做学术整理与研究,收集资料之难可想而知▓▓。   从体例与内容来看▓,《中国古代女性书法文化史》虽是多人合著,但经纬分明▓,力避简单的资料汇集之弊▓。

自魏晋南北朝到清代,著者都尽可能把蒐集的女性书法相关史料做分析▓▓▓。 尤其是书中关于女性书法文化的探讨▓,远远超出了一般意义上泛泛的蜻蜓点水式研究▓。 比较来看▓▓,其中的唐代▓、明代▓▓▓、清代做得更为细致▓,讨论亦更为充分▓▓,这或许与资料较多有关系▓。 而先秦两汉,因女性书法史料缺乏不能深入讨论▓。 另外第五章的元代,也是因为国祚短暂▓▓▓,加之汉人不受重视等因素,除赵孟頫的夫人管道昇和大长公主有详述外,其余书家皆是一笔带过▓▓。   本著最为可圈可点者▓▓,则是充分利用新近考古资料▓▓,全面拓展了古代女性书家与书法研究的深度和广度▓。

近三十年来,受现代西方学术影响,借助图像学▓、图像志等方法与手段,对考古文物所蕴含的人类文化学▓、民族学▓、民俗学等等诸多因素进行综合考察,方兴未艾▓,极大推进了学术发展。

也正如先贤王国维指出“吾辈生于今日▓,幸于纸上之材料外▓,更得地下之新材料……此二重证据法惟在今日始得为之”▓。 本书多见这样值得称道的地方。 如关于唐代的宫廷女性书法,作者以1974年出土于陕西蒲城的《大唐故金仙长公主墓志》为例,截取墓志里的书法单字与传世名家书法一一进行比较,无疑增加了结论的信服度▓,从而也证明了唐代“以书取士”的影响与历史功绩▓▓,亦可从侧面证明唐代书法之盛。

又如▓,书中所录的元代管道昇、明末清初的柳如是、蔡玉卿▓,清中后叶的曹贞秀▓▓、张纶英等▓▓,也都是用相关的书法作品来以图证史▓。   总之,本书立足于“女性与书法”这个主题▓▓,以朝代为经,以人物为纬▓,辑以史料,叙论结合▓,考证详实▓▓,图文并茂,资料丰赡▓,为我们勾勒出一幅比较全面的中国古代女性与书法文化的画卷▓▓,填补了该领域的研究空白▓▓,具开山之功▓▓。

诚然,著书不易▓▓▓,该书也颇多地方可以增补改进▓。

例如,新中国成立以来,墓志出土甚夥,其中载录女性与书法的相关资料亦不少见。

该书中似乎只关注到魏晋南北朝及唐五代,资料除赵超先生《魏晋南北朝墓志汇编》▓、周绍良《唐代墓志汇编、续编》外,其他新出版的资料多未见使用▓,而宋元明清墓志资料更未涉及,实在是有点遗憾▓。

(刘天琪)来源:中华读书报责任编辑:虞鹰▓。